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景点门票 > 吴春哈哈大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膀说:"当年的反右英雄,今天怎么成了阿Q了?" 无疑是有主子为她撑腰壮胆 正文

吴春哈哈大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膀说:"当年的反右英雄,今天怎么成了阿Q了?" 无疑是有主子为她撑腰壮胆

来源:腐皮虾包网 编辑:育儿嫂 时间:2019-09-25 04:33

  先是玉箫问道:吴春哈哈“六娘,吴春哈哈你家老公公当初在皇城内那衙门来?”李瓶儿道:“先在惜薪司掌厂,御前班值,后升广南镇守。”玉箫笑道:“嗔道你老人家昨日挨的好柴。”……玉箫又道:“你老人家乡里妈妈拜千佛,昨日磕头磕够了。”一个区区丫头,敢于这样肆无忌惮地嘲弄西门庆宠妾,无疑是有主子为她撑腰壮胆,也看出她为讨主子欢心而极尽献媚取宠之能事。玉箫是吴月娘的忠仆,但是这种忠诚是有条件的,是不牢固的。当她与男仆书童私通之事被潘金莲发现,并逼她充当吴月娘的内奸时,她便廉价地把忠诚卖给了潘金莲。那玉箫跟到房中,打旋磨跪在地下央及:“五娘,千万休对爹说。”金莲便问:“贼狗囚,你和我实说,这奴才从前已往偷了几遭,一字休瞒我便罢。”那玉箫便把和他偷的缘由说了一遍。金莲道:“既要我饶恕你,你要依我三件事。”玉箫道:“娘饶了我,随问几件事,我也依娘。”金莲道:“一件,你娘房里但凡大小事儿,就来告我说。你不说,我打听出,定不饶你。第二件,我但问你要什么,你就捎出来与我。第三件,你娘向来没有身孕,如今他怎么便有了?”玉箫道:“不瞒五娘说,俺娘如此这般,吃了薛姑子的衣胞符药,便有了。”自此以后,吴月娘房中的大小事,特别是与潘金莲有关的事便源源不断地传到潘金莲耳朵里。潘金莲又是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自然少不得与吴月娘吵嚷,有时竟吵得天翻地覆。玉箫在西门庆家错综复杂的人物矛盾中扮演的种种不光彩角色,有她作为奴仆的不得已之处,我们应当看到这一点;但是她灵魂中根深蒂固的奴性是不能原谅的,应当鄙弃的。西门庆死后,蔡京大管家翟谦听说西门庆家有四个弹唱的出色女子,要买来伏侍老太太,玉箫“情愿要去”,吴月娘便差来保送她与迎春去了东京。这“情愿”二字是耐人寻味的。是表明她忏悔过去,意欲摆脱内心矛盾和痛苦呢,还是要攀高枝儿,到东京蔡太师府上做高等奴才呢?读者可以做出自己的判断。小玉是吴月娘房里的丫头,是月娘用五两银子买来的。西门庆家道败落以后,妾婢奴仆卖的卖,逃的逃,走的走。小玉被吴月娘配给西门庆的贴身小厮玳安,一直跟着吴月娘到最终。小玉在西门庆家中的地位不如玉箫,加之玉箫有时在她面前表现出优越感,所以两人也不时有些口角。元宵之夜玉箫等几个有头有脸的丫头被贲四娘当贵客请去赴宴,又正赶上吴月娘差小厮找玉箫取皮袄,玉

潘金莲李瓶儿是《金瓶梅》得名的三女性中的两位,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也是作者用墨最多的两位女性,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即张竹坡之所谓“正写”。她们在名分上有着“大抵皆同”(张竹坡语)的经历。李瓶儿曾是梁中书的妾,做过花子虚的妻,与蒋竹山也有过两个月名不符实的夫妻生活;潘金莲虽未当过谁人的妾,但在王招宣、张大户家做使女时,有过与主子通奸的历史,后来被迫嫁给卖炊饼的武植,也还有着正室的名分。特别相同的是,潘李成为西门庆妾的过程:私通(都与西门庆)—— — 杀夫(潘毒死武植、李气死花子虚)— —— 插曲(潘的插曲是薛嫂儿说娶孟玉楼,李瓶儿的插曲是陈洪遭贬,陈敬济回来避难)—— 一顶轿子抬过西门府。“性相近也,习相远也。”(《论语》)相同的外在经历,并不能导致相同的外在行为。在西门府的前花园中,潘李二人的表演截然相反,在她们的行为中体现的完全是相背的人格系统。有人说:潘金莲、李瓶儿是《金瓶梅》中两个悲剧人物(孟超《〈金瓶梅〉人论》),也许他看到的仅是二人命运上的共通之处。但着有《〈金瓶梅〉的艺术》的孙述宇先生却认为,潘金莲典型地犯了佛家“贪嗔痴”三毒中的“嗔恶”之毒,李瓶儿则是陷入三毒中的“痴爱”一毒(对“痴”,孙先生有别解),显明地指出了二者的不同。但本文的意图并不在于对二人的相同的外在经历和不相同的外在行为的辨别上,我试图从心理学的角度,检讨出被作者隐去(或者说舍去)的潜藏在人物外在行为后面的人格心理因素,找出造成两种人格系统的心理动机及其形成原由。促成我对潘金莲李瓶儿人格心理探讨的契机有两个。一个是孙述宇先生的一句话:“潘金莲写得非常生动有力——也许是全书中最生动有力的一个,然而我们有时也会嫌她稍欠真实感。”用我们正常生活中的行为准则去衡量,潘金莲对性的追求,对秋菊的虐待该都属“稍欠真实感”(注意,不是不真实)之列,属超常(不正常)行为,这些与宋蕙莲的行为显然不同,所以我觉得孙述宇先生接下去的解释是不妥当的。庞春梅是潘金莲的知音、膀说当年帮凶,膀说当年也可以说是第二个潘金莲。潘金莲虽然聪明,有心机,但狠毒,进西门府后变得没有真情,只是一味争宠,变换手段打击别人,谋害对手,连对自己的生母潘姥姥都缺少爱心。在《金瓶梅》世界里,只有一个人和她有友谊,有真情,这个人物就是春梅。她本来是吴月娘的丫头,进潘金莲房以后被西门庆收用,金莲抬举她,逐渐加深了对潘的理解与同情。两个女性都出身微贱,同命相怜。潘姥姥向春梅诉说对女儿的不满:“俺那冤家,没人心,没仁义!”春梅解释说:“他争强,不服弱,比不同的六娘钱自有。”西门庆死后,吴月娘让薛嫂把春梅领走,净身出户。这时,潘金莲难过得流了泪。潘金莲死后,春梅去上坟哀悼她哭道:“好物难全,红罗尺短。”春梅为维护潘金莲,常常毒打小丫头秋菊,并曾斥骂孙雪娥,挑拨西门庆打她。跟潘金莲一起欺负比她地位更低下的婢妾,她又成了潘氏的帮凶。春梅在前八十二回未被重点描写。在和孙雪娥吵闹、斥骂乐工李铭、泼口大骂申二姐等情节中,显见她性格自傲,西门庆的收用、潘五娘的支持,使她自认为是高人一等的大丫头。她并不安于做奴婢的命运。吴神仙相面时赞她:“必得贵夫而生子,……必戴珠冠,……”吴月娘不相信,认为“有珠冠也轮不到她”。而春梅却说:“常言道,凡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从来旋的不圆砍的圆,各人裙带上衣食,怎么料得定,莫不长远只在你家做奴才罢?”到后二十回,春梅果然上升为守备夫人,成为后二十回中的主要人物。春梅游旧家池馆,重返西门府第,目睹西门府第衰败凄凉。春梅并未从破败中警醒,她仍在步西门的后尘,学金莲的行为,走纵欲的道路,与陈敬济通奸。生骨蒸痨病后,仍与男仆通奸,死在周义身上。西门庆死后有张二官、陈敬济之流;潘金莲死后,有春梅之流。欲海沉沉,难以自拔,难以醒悟,难以超脱。作者对人生情欲有极深的感喟,有极深的体验。东吴弄珠客《金瓶梅序》云:“如诸妇多矣,而独以潘金莲、李瓶儿、春梅命名者,亦楚《梼杌》之意也。盖金莲以奸死,瓶儿以孽死,春梅以淫死,较诸妇为更惨耳。”我们现在的读者也有同意这一观点的,“这三个淫妇均以奸淫而死,表达了戒淫的主题思想。”所谓戒淫,可能仅仅是作者主观思想中的一种成分,而绝不是全部。更何况,《金瓶梅》一书的完整形象,远远的要大于作者的思想观念。

  吴春哈哈大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膀说:

秋菊,反右英雄,玉箫、小玉简论(1)秋菊,今天怎么成玉箫、小玉简论(2)秋菊是潘金莲房里上灶、了阿Q干粗活的丫头,了阿Q是西门庆娶进潘金莲时,吴月娘用六两银子买来的。在西门庆家所有的婢仆用人之中,秋菊的遭遇是最苦的,过的是人下人、奴下奴的生活。西门家败落后,她被吴月娘以五两银子卖掉。秋菊和春梅都是潘金莲房里的丫头,但其性格、地位和待遇却大不一样。春梅“性聪慧,喜谑浪,善应对,有几分颜色,西门庆甚是宠她;秋菊为人浊蠢,不任事体,妇人打的是她”。对秋菊来说,挨打受骂已是家常便饭。而且,不管有没有理由,不管是非曲直,潘金莲都任意拿她泄愤出气。不仅主子打她,就连同样是丫头的春梅也经常打她,而且常常怂恿主子打她,嫌潘金莲打得不狠,像“逗猴似的”,主张叫个小厮狠狠地打她才“惧怕些”。秋菊的受虐待,自然是潘金莲的狠毒所致,但从秋菊这方面看,她也有其不讨主子喜欢之处。所谓“为人浊蠢,不任事体”,正概括了秋菊在主子眼中的形象。而从另一个角度看,则表现了秋菊与众不同的值得同情或肯定的性格特征。小说第二十八回的红绣鞋风波集中生动地刻画了秋菊的性格。妇人约饭时起来,换睡鞋,寻昨日脚上穿的那一双红鞋,左来右去少一只,问春梅。春梅说:“昨日我和爹扶着娘进来,秋菊抱娘的铺盖来。”妇人叫了秋菊来问。秋菊道:“我昨日没见娘穿着鞋进来。”妇人道:“你看胡说!我没穿鞋进来,莫不我精着脚进来了。”秋菊道:“娘,你穿着鞋,怎的屋里没有?”妇人骂道:“贼奴才,还装憨儿!无故只在这屋里,你替我老实寻是的。”这秋菊三间屋里,床上床下,到处寻了一遍,那里讨那只鞋来。妇人道:“端的我这屋里有鬼,摄了我这只鞋去了。连我脚上穿的鞋也不见了,要你这奴才在屋里做甚么?”秋菊道:“倒只怕娘忘记落在花园里,没曾穿进来。”妇人道:“敢是昏了!我鞋穿在脚上没穿在脚上我不知道!”叫春梅:“你跟着这贼奴才,往花园里寻去。寻出来便罢。若寻不出我的鞋来,教她院子里顶

  吴春哈哈大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膀说:

曲折,吴春哈哈比西门庆形象更加丰满、吴春哈哈更加成功,亦具有开拓意义。读者对潘金莲形象的接受理解是很不相同的。主要有三种不同评价。第一种意见,说潘金莲是天下第一淫妇(其实,她不如《如意君传》中的武氏更淫)、坏女人。认为她性格的核心是淫荡、嫉妒、狠毒。“潘金莲谋害人命,作恶多端,身首分离,剖腹剜心,死有余辜”。第二种意见,说潘金莲形象反映了封建时代妇女的悲剧命运,她是个害人者(鸩杀亲夫武大郎、帮助西门庆设拖刀之计逐走来旺害死宋蕙莲、吓死官哥打击李瓶儿、打骂秋菊)又是个受害者,被卖当丫环为张大户收用,被迫嫁给武大精神上极度苦闷,被西门庆引诱上钩终身为妾(等同于女仆役),受到西门庆剪头发、打皮鞭的摧残羞辱。从根本上来说,她是一个被侮辱被损害的普通女性。是罪恶的封建社会的产儿,又是这个罪恶的社会毁灭了她。第三种意见,在看到她淫荡、嫉妒、狠毒的性格之外,在淫荡的表象之下,她体现出某种少见、女性的主动追求与抗争。她争生存,求私欲,精力旺盛,有心机。她狂热的赤裸裸的展示自然情欲,完全不受传统道德遏制。贞操观念、纲常伦理,在潘金莲意识中完全冲破,是淫荡的反叛、畸型的亵渎。她“有欲”“无德”。作者从自然本性而非道德角度描写女性世界,表现了女性的主体意识、女性对自我生命的觉悟,显示了新因素的萌动聚积。有学者更明确说:潘金莲带有浓厚的市民色彩,她的产生不可能过早,必有待商品经济的发展。潘金莲的行为至少在客观上是灌注了追求个性解放的精神。有人提出反对以封建观念评论潘金莲的行为处境,认为武大是封建势力的替死鬼,武松是封建伦理的卫道士,对武松杀潘金莲、武大被鸩的实质,提出了不同于以往的见解。在川剧《潘金莲》演出人硬货不硬,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我又听不上人家那等屄声颡气。”她没钱,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即使别人不说她,她也觉得有人在笑她。在精神上她很自卑,这一点在七十九回表现得更突出。“月娘道:‘王三官儿娘,你还骂他老淫妇,他说你从小儿在他家使唤来。’那金莲不听便罢,听了把脸掣耳朵带脖子都红了,便骂道:‘汗邪了老淫妇……’”潘金莲绝不愿承认自己曾是人家的使女,所以她一听这话便歇斯底里(属胆汁型,是神经症外倾的特征发作),大骂林太太。这些都是社会地位对潘金莲的影响,直接原因就是“说娶孟玉楼”时对她的刺激。她嫉妒那些地位和财物方面优于她的人,特别是在这些因素同时对她性的追求造成威胁时,她更是想尽一切办法把她“”下去。李瓶儿有钱并得了西门庆的宠,她就琢磨占李瓶儿的便宜;李瓶儿皮肤白嫩欢了西门庆的心,她便搽白身体投西门庆的好;李瓶儿生了官哥儿,既得了西门庆的宠,又有了近乎主家婆的地位,潘金莲就一面挑拨吴月娘对李不满,一面想办法惊死官哥儿。郑爱月儿拉拢了西门庆,潘金莲就掀她的裙子,评说她的脚型不堪。由性自尊而导致的性自负和心理自卑构成潘金莲的神经症人格,其心理是变态的。对性的无限追求给她的生活伏下危机,她总有一种不安全感。“性极多疑,专一听篱察壁”。一旦追求的目的没有达到,或遭受点挫折,她在精神心理中便无法调节抵消,或尅迎儿,或殴秋菊,两般发泄都不行时,便只有手抱琵琶自怨自叹。然而,当她得意时便忘乎所以,甚至闹到吴月娘房中而至不可收拾地步,终于不为吴月娘所容,以二十两银子卖出。张竹坡说:“夫不有子虚,则瓶儿归西门是无孽之人。”我用“道德性焦虑(moral anxiety)来分析李瓶儿的人格心理,正是基于这段话。此处“孽”字显然是罪恶的意思。查《词源》“孽”本没有罪恶之意,只是后人把佛教讲的“业障”误为“孽障”,才有了“业”与“孽”的相通。“佛教称过去所做恶事造成的不良后果为业障”(即孽障)。查《现代汉语词典》,“业障:佛教徒指妨碍修行的罪恶”。张竹坡看到的虽然只是李瓶儿做了恶事,但联想到他认为“瓶儿是痴人”,我们就会明白,同样害死亲夫,为何不称潘金莲为有孽之人的原因了(他称 “金莲不是人”)。

  吴春哈哈大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膀说:

如果把丁耀亢的小说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看,膀说当年他造就了小说作品的另一种类型,膀说当年对其“有失演义正体”的特点,不应看成一种缺点,如刘廷玑所说:“道学不成道学,稗官不成稗官”(《在园杂志》)。现今有的学者也说《续金瓶梅》既像小说又不像小说,是一“重大弊端”(周钧韬、于润琦《丁耀亢评传》)。丁耀亢的小说,不拘格套,自创体制,开综合、多体制、写现实、讲学问、别善恶这种小说类型之先河。以《感应篇》开首八字为总纲,“无字解”即以形象注解,与图解作用相类。“以十善菩萨心,别三界苦轮海。”以形象故事,对现实人生的摹写来说明《感应篇》之思想。翼圣、赞经,以劝世为宗旨,把道学与稗官相结合,确是《续金瓶梅》的一大特点。综合经史、笔记、长篇小说为一体。就小说而言,又综合世情、神魔、演义于一体。不拘格套,自成体制。揭示人性之恶与弱点,以悲悯之心关注人生、关注现实、关心政治、指斥时事。在这方面继承了《金瓶梅》的积极成分。而又认为旧本言情,惩淫而炫情于色。所以,他要消《金瓶梅》乱世的淫心(见第六十四回)。所谓续作,实即是破、是反、是批判。儒释道归一,拯救人心。心是善恶祸福之根源所在。引李贽《焚书》曰“借用”,实即接受其童心论、发愤而作论、自然顺性论。李贽更多从自然人性角度论人之本心,而丁氏多从伦理道德角度演义彰显人心之善恶。丁耀亢不愧是明末清初(即十七世纪中叶)的小说大师、文化大师。十七世纪中叶是出大师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渔、金圣叹之时代。丁耀亢可与同时代的大师相比肩。我们应认识丁耀亢、理解丁耀亢、科学地实事求是地评价丁耀亢。丁耀亢与其《续金瓶梅》永存于世,力能至于后世。

如正未娶金莲,反右英雄,先插娶孟玉楼;娶玉楼时,反右英雄,即夹叙嫁大姐;生子时,即夹叙吴典恩借债;官哥临危时,乃有谢希大借银;瓶儿死时,乃入玉箫受约;择日出殡,乃有请六黄太尉等事,皆于百忙中,故作消闲之笔。非才富一石者何以能之?外加武松问傅伙计西门庆的话,百忙里说出‘二两一月’等文,则又临时用轻笔讨神理,不在此等章法内算也。”“故作消闲之笔”与“偷闲笔法”不同。偷闲笔法,如武松提出,只在伯爵说话时提到,武松身份在一闲话中描出,只是轻笔点染,不致喧宾夺主。而故作消闲之笔,如娶玉楼、嫁大姐、玉箫受约等都是极重要事件,但却在小说韵律节奏流动中,以极轻松、消闲的笔墨插入,使小说情节节奏避免平铺直叙,而是跌荡起伏,错落有致,这真正是大章法、大手笔。所以,张竹坡称赞《金瓶梅》作者为才富一石的大作家。犯笔而不犯:这本来是金圣叹总结《水浒》时提出的一种笔法。如武松打虎后,又写李逵杀虎;潘金莲偷汉后,又写潘巧云偷汉;江州劫法场后,又写大名府劫法场。“正是要故意把题目犯了,却有本事出落得无一点一画相借,以为快乐是也。”(《读第五才子书法》)张竹坡继承金圣叹提出的“犯笔而不犯”的提法,用来总结《金瓶梅》时指出:“《金瓶梅》妙在善于用犯笔而不犯也。如写一伯爵,更写一希大,然毕竟伯爵是伯爵,希大是希大,各人的身份,各人的谈吐,一丝不紊。写一金莲,更写一瓶儿,可谓犯矣,然又始终聚散,其言语举动,又各各不乱一丝。写一王六儿,偏又写一贲四嫂。写一李桂姐,偏又写一吴银姐、郑月儿。写一王婆,偏又写一薛媒婆、一冯妈妈、一文嫂儿、一陶媒婆。写薛姑子,偏又写一王姑子、刘姑子。诸如此类,皆妙在特特犯手,却又各各一款绝不相同也。”小说叙述魏、今天怎么成蜀、今天怎么成吴三国兴亡史,三者之间矛盾构成三条主要线索。毛宗岗在《读三国志法》中总结说:“《三国》叙事之佳,直与《史记》仿佛,而其叙事之难,则有倍难于《史记》者。《史记》各国分书,各人分载,于是有本纪、世家、列传之别。今三国则不然,殆合本纪、世家、列传而总合一篇,分则文短易工,合则文长而难好也。”《三国演义》把本纪、世家、列传熔为一炉,结构为一个艺术整体。《水浒传》结构采取单线结构法,用列传形式来叙述主要人物被逼上梁山的经过。金圣叹在《读第五才子书法》中指出:“《水浒传》一个人出来,分明便是一篇列传,至于中间事迹,又逐段自成文字,亦有两三卷成一篇者,亦有五六句成一篇者。”《三国演义》、《水浒传》都保留有传统史传叙事结构的影响。而《金瓶梅》则完全按照现实生活的面貌,纵横交错,是千百人总合一传的网状结构。既不同于《三国演义》的三线结构,也不同于《水浒传》的单线列传结构。《金瓶梅》艺术结构经验和张竹坡对它的总结,为《红楼梦》的结构创新开辟了道路。曲笔、逆笔,曲得无迹,逆得不觉:张竹坡在《读法》十三中说:“读《金瓶》,须看其入笋处。如玉皇庙讲笑话,插入打虎;请子虚,即插入后院紧邻;六回金莲才热,即借嘲骂处插入玉楼;借问伯爵连日那里,即插入桂姐;借盖卷棚即插入敬济;借翟管家插入王六儿;借翡翠轩插入瓶儿生子;借梵僧药,插入瓶儿受病;借碧霞宫插入普净;借上坟插入李衙内;借拿皮袄插入玳安、小玉。诸如此类,不可胜数,盖其笔不露痕迹处也。其所以不露痕迹处,总之善用曲笔、逆笔,不肯另起头绪用直笔、顺笔也。夫此书头绪何限?若一一起之,是必不能之数也。我执笔时,亦必想用曲笔、逆笔,但不能如他曲得无迹,逆得不觉耳。此所以妙也。”这里说的一部长篇小说的情节头绪繁多,不可能像写史书那样一件件地写,写完一事另起一事。张竹坡所举十几个情节头绪的提出,不是正面地、直接地、单独地提出,而是在叙述一正在展开的情节中不知不觉有意无意地插入。这被张竹坡总结为曲笔、逆笔,与安根伏线、顺势带出意思相近。张竹坡在《金瓶梅》第一回评语中就曾探讨作者在千头万绪的复杂关系中如何说起如何叙述,他说:“要在头上一根绳儿扎住。又如一喷壶水,要在一起来,即一线一线同时喷出来。”关于月娘、金莲、瓶儿的情节是正面直叙。桂姐、玳安、子虚等则是曲笔、逆笔,并非另取锅灶,重新下米。故作消闲之笔:在《读法》四十四中说:“《金瓶》每于极忙时偏夹叙他事入内。

谢,了阿Q然不经凶祸,了阿Q不蒙耻辱者,亦幸矣。故吾曰:笑笑生作此传者,盖有所谓也。”为什么欣欣子在序文开头已指明笑笑生作《金瓶梅传》,“寄意于时俗,盖有谓也。”在结尾再次说明此点,唯恐读者不解其中味,不理解作者着书之目的。为什么在再次点明作者着书有特指的目的之时,提出“然不经凶祸,不蒙耻辱者,亦幸矣”。显然,暗示作者经凶祸、蒙耻辱的经历。廿公《金瓶梅跋》云:“《金瓶梅传》,为世庙时一钜公寓言,盖有所刺也”,此话除说明书作于嘉靖(明世宗)时外,又说明作者直斥时事,有针对性的具体创作目的。谢肇淛《金瓶梅跋》云:“相传永陵中有金吾戚里,凭怙奢汰,淫纵无度,而其门客病之,采摭日逐行事,汇以成编,而托之西门庆也。”谢肇淛在以下的跋文中肯定了《金瓶梅》的艺术成就,称赞小说为“稗官之上乘”,作者是“炉锤之妙手”。谢肇淛不会把《金瓶梅》看做金吾戚里门客的实录,但“托之西门庆”,即是说西门庆典型有生活原型为依据。屠本畯《山林经济籍》云:“相传嘉靖时,有人为陆都督炳诬奏,朝廷籍其家。其人沉冤,托之《金瓶梅》。”作者沉冤,与欣欣子所云“经凶祸”、“蒙耻辱”是相一致的。以上四位明代文人提供了我们研究《金瓶梅》小说创作素材、作者生活经历遭际、西门庆形象的原型的重要线索。已故学者王萤撰文提出,作者为嘉靖年间主战派功臣夏言、曾铣被杀而鸣冤。作者兰陵笑笑生出于伟大的同情心、正义新一代的思想家们反对宋明理学“存天理,吴春哈哈灭人欲”的思想,吴春哈哈对他们只承认“天理”,不承认“人欲”,否认人的自然天性,对人的极大蔑视,对人性的压抑、摧残予以强烈抨击。李贽指出:“穿衣吃饭,即是人伦物理。”认为“好货”、“好色”,都是人人应有的、正当的、合理的要求。其他作家如汤显祖提出“主情说”、冯梦龙的“情真说”无一不是针对程朱理学的禁欲主义,要求文学要表现人的自然的本性,自然的欲望。另外,《金瓶梅》产生的时代,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开始萌芽,并有所发展,商品经济发展,金银财富大量积聚,市民阶层力量逐渐壮大,并且社会地位有了明显提高,他们长期被封建社会压抑的生活欲望迸发出来,封建的伦理道德被置之于不顾,并且市民阶层的贞洁观念淡薄。所以,李瓶儿蔑视封建伦理道德,表现出妇女自我解放的要求。李瓶儿对性欲的追求,是一种要求个性解放,追求人性自由的合理、正当的要求,代表着时代的一种新思潮,和社会进步的新思潮,她对人性的追求,具有反封建的进步意义。李瓶儿的人性追求仍处在一种朦胧的、肤浅的、不自觉的状态中,不免要受时代和其地位的局限。李瓶儿所生活的社会是一个人欲横流的社会,人们大胆地、赤裸裸地表现性爱。这固然是对封建伦理道德的反叛,同时也不免有道德与人伦的丧失,李瓶儿作为社会的一员,受时代潮流的冲击,只能是随波逐流,而不可能站在比世人更高的层次。李瓶儿在封建社会中不仅作为人,而且更作为“女人”,所以,她的追求是受很大限制的,她不能像男人那样毫无顾忌地满足自己的情欲,她的命运是掌握在西门庆手中的,她的欲望能否得到满足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西门庆,她要忍受西门庆的摧残和性欲得不到满足的痛苦。所以瓶儿固然有自己的追求,但她还是做为男人的附属物和社会的畸形儿而存在的,不可避免地成为那个特定时代的牺牲品。

性事不得满意,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宦官牛晋卿向武氏荐伟岸雄健男子薛敖曹。敖曹被召入宫,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极力满足武氏的要求,与其逞欲淫乐。小说着重描写他们性事的和谐愉悦。武氏对敖曹说:“卿甚如我意,当加卿号如意君也。”武氏亦因此改元如意。薛敖曹陪伴武氏,顺从武氏,但内心有顾虑有痛苦,终于主动离开宫廷。武氏想再召敖曹入宫,敖曹乘千里马逃去民间。对《如意君传》有如下几点值得注意:第一,作者推崇性事,让国君与平民交,性超越了等级伦常。薛敖曹提供武氏以性快乐,想以真情感动她,使其回心转意,恢复李唐王位,维护正统。写薛敖曹“内助于唐”,以性事助唐治国,把性事推崇到至高无上的地位。在客观上批判了禁欲主义。第二,从两性关系角度看,武氏是主宰者,薛敖曹是被动者,让男人做附庸,改变了男尊女卑、男动女静、地为天用的正统意识。第三,薛敖曹在服务于武氏时,是民与君交,怀有恐惧、痛苦。薛敖曹逃出宫廷,流落民间,最后皈依了道家哲学,无欲而安。由崇性纵欲又走向禁欲。第四,《如意君传》产生在《金瓶梅》之前,在以上各方面都对《金瓶梅》创作产生了深刻影响。《如意君传》把性写得既快乐又痛苦,把性与政治、国事联系,不是孤立地单纯地写性。人的性行为具有社会、文化的属性,人的自然属性、直接的自然的关系不可能与社会属性、社会关系分开。《如意君传》把人的性行为联系社会性描写,写得复杂多面。《金瓶梅》能把性与西门庆家庭、晚明社会联系起来描写,应该说《如意君传》已给提供了先例,开辟了道路。晚明万历至崇祯是小说高度繁荣发展时期,现存《金瓶梅词话》刊刻于万历四十五年(1617),多数学者认为《金瓶梅词话》产生在嘉靖性文化的主流。中国古代,膀说当年不但有节制、膀说当年自然、有益健康的性观念,更为宝贵的是肯定性的正面积极意义,推崇性、歌颂性,追求性行为达到艺术的境界。中国古代房中术(房室养生学)强调性知识的重要性、注重优生优育、讲究交合方法同享快乐,总结论述治疗性功能障碍的方法。还要了解现代西方性学研究成果。现代性学是从性心理学和性医学拓展开的一门跨研究领域的学科。这些领域包括生理学、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哲学和医学。西方性学专家从自己专攻的领域,以自己学科的独特方法在性学领域探索,写出了各具特色的性学着作,提出了不同的性学理论观点。英国埃利斯着的《性心理学》(1933年),就是一部全面生动的性心理学教科书。他根据生物进化的理论,全面考察人类的性问题,指出在性的方面符合自然的健康的发展,对于人类的进步有重要的作用。他指出:性是一个通体的现象,我们说一个人浑身是性,也不为过。一个人的性的素质是融贯他全身素质的一部分。1939年至1941年,潘光旦先生译注的埃利斯《性心理学》在中国出版。潘光旦写有10万字的注和附录,引述中国的文献(包括《金瓶梅》与明清艳情小说)与习俗中关于性的资料,意在与原着相印证。李银河指出:此书之注,可长期作为研究中国古代性心理及性文化者获取灵感的宝库。(见《西方性学名着提要》329页,江西人民出版社2002年5月版。)从性心理、性文化的角度认识《金瓶梅》中的性描写,笔者认为,《金瓶梅》把性放在人类生存的基础位置,毫无讳饰地加以描写,是作者的独特贡献,是全书艺术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狗万 实名认证_狗万提款有次数嘛_狗万_皇马《金瓶梅》还要弄清三系类版本的区别与嬗变。要知道《金瓶梅》有哪些未解之谜。《金瓶梅》是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0704s , 7072.48437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吴春哈哈大笑,拍打着许恒忠的肩膀说:"当年的反右英雄,今天怎么成了阿Q了?" 无疑是有主子为她撑腰壮胆,腐皮虾包网?? sitemap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