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住院挂号 > "我并不那么主张。大家都面对历史,让历史去选择每一个人,也让每一个人在历史面前作出自己的选择。每个人只能对历史和自己负责。此外,再也没有责任了。我可不看重血缘关系。想不到,你这个漂泊半生的流浪汉,倒十分看重这一点。" 赵一行气得不轻 正文

"我并不那么主张。大家都面对历史,让历史去选择每一个人,也让每一个人在历史面前作出自己的选择。每个人只能对历史和自己负责。此外,再也没有责任了。我可不看重血缘关系。想不到,你这个漂泊半生的流浪汉,倒十分看重这一点。" 赵一行气得不轻

来源:腐皮虾包网 编辑:柬埔寨剧 时间:2019-09-25 14:12

  赵一行气得不轻,我并不那回到指挥部就和刘立权争了起来,我并不那但他们争论的结果,却把万丽给暴露出来了,两个人都知道了是万丽向闻舒汇报的,回头看着万丽,万丽心里明白,这两个人原本对她是不设防的,虽然知道她是向问提起来的,但他们自己哪个没有背景,哪个没有靠山,所以一开始,他们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没有把她当成一种力量,只顾了两人之间的你争我夺,张扬个性,但忽然间,就发现身边的这位不怎么张扬的女同志也是一个人物,也是不得不重视的人物,他们对她,有了新的认识,也就有了新的相处的方式。

万丽说,主张大家都择每一个人再也没有责这是冤枉的,主张大家都择每一个人再也没有责许大姐也是临时接到人家邀请,要带中层干部去,她是科长,中层干部,我们小兵一个,想去给人家祝贺还挨不上呢,她吃的哪门子醋呢?伊豆豆说,你还真信许大姐啊?人家桥州那妇联大会的邀请,一个月前就来了。伊豆豆看万丽不相信的样子,两手一摊,说,是我收的信,我怎么不知道,关键是许大姐需要它什么时候出现才出现嘛。万丽说,那你的意思,是许大姐有意不让余建芳去参加这个会?她自己说的,这可是个大呼隆的会,一直开到村宣传委员呢。伊豆豆说,大呼隆是对一些人而言,对大部分人而言,但对另一些人,对少数人来说,再大的呼隆也是机会。万丽说,我不明白,我和许大姐无亲无故,她为什么要把机会一次次地给我?伊豆豆说,你以为她是给你的吗?说出来后,打了打自己的嘴说,这张烂嘴,无遮拦。边笑着又说,不过你也别自我感觉太好了,余建芳刚来的时候,许大姐也是这样抬举她的,只可惜她是个扶不上台面的刘阿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万丽不承认伊豆豆说的话,说,你也把余建芳说得太没用了吧,我看余建芳可是个处处用心的人。伊豆豆说,正因为她太用心,太巴结,但水平低,智商又不高,就坏事嘛。万丽说,面对历史,面前作出自这我也同意,面对历史,面前作出自但我怕自己夹在他们中间,不好做人,不好工作,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副总指挥,如果还有一两个,我的压力就会小些。康季平说,不可能,旧城改造就是你们三个人的事情了,我觉得,这就是向问锻炼你的方式方法。他不是要给你减压,而是存心要给你加压,什么叫棒头底下出孝子?说着,定定地看着万丽,好像这是头一次见她,看了半天,说,万丽,党校到底是党校,你这半年,没有白学,你在党校的经历对你帮助很大。万丽不解地看着他,康季平又说,你进步了,成长了,你——长大了。万丽说,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万丽说:让历史去选任了我具体的操作,让历史去选任了我我和叶楚洲已初步谈了,本来还担心惠市长田书记这里通不过呢。惠正东道,具体的操作,是你们两家的事情,你们商量着办,我们就不过问了,政府这里,因为当时在这个工程上下过一个文的,所以这回还要重新再下个文。万丽说,那就更圆满了。这个文一下,万丽对下面也好交代了,这是政府行为,她不要挑担子,也就不必担心耿志军胡搅蛮缠,不必担心公司上下对她有什么看法。她唯一不太明白的,就是除了惠正东说的两个原因,时间的原因和民企介入政府工程的原因,还有没有更大的背景。万丽说不出话来,,也让愣在那里,,也让眼睛发酸发涩。余建芳说,机关的事情,就是说不清的,谁也不知道谁,今天不知道明天,明天——她突然停下来,这话前不久万丽才说过,她不好再说下去。万丽却接了过去,说,是呀,今天不知道明天,明天不知道后天。余建芳说,小万,越是这样的时候,越是要调整好心态。万丽说,你说谁呢,说你自己吧?余建芳说,怎么是说我自己呢?万丽道,你从组织部调到宣传部,心态调整好了吗?余建芳说,我是自己要求调的,不存在心态问题。万丽说,自己要求调?无缘无故?不会吧?总有原因吧,要不你怎么不要求往省里调,往中央调?余建芳显然有些慌乱了,说,有什么原因?你说我有什么原因?万丽道,你犯错误了吧,不犯错误,哪会人往低处走呢。余建芳一听这话,几乎有点失态了,嘴唇直哆嗦,说话也不利索了,我犯错误?我犯错误?我犯什么错误?万丽说,你自己心里明白。万丽说不出话来了。康季平说,个人在历史个人只能对你安心做你的事,个人在历史个人只能对我不会打扰你。万丽仍然以为康季平是在开玩笑,说,康季平,我好多了。康季平说,我听得出来,你恢复得很快。但是昨天晚上,你把我吓坏了,我真的以为你要死了。万丽回想昨晚的情形,确实有些后怕,说,当时我也真的以为不行了,那种难受,简直比死还难受。康季平笑道,那怎么行,我们两个,说好我要死在你前面的,怎么能让你先死呢。你这不是违反合同了吗。万丽说,都别瞎说了,我现在好多了,对了,昨天晚上是你打电话给我们饭店的总机的吧?你怎么会知道我住的地方,我告诉你了吗?康季平说,我查的。万丽奇怪地说,查?北京那么多饭店,你一家一家查?怎么可能?康季平说,傻丫头,我有我的查法嘛。一家一家饭店查你,恐怕查到现在还没找到你呢。

  

万丽说不过她,己的选择但心里有点别扭,己的选择觉得余建芳虽然嘴上说鼓励她的积极性,但对她的第一篇文章就持全盘否定的态度,是不是有意在刁难她?万丽跑到许大姐那里,想争取许大姐的支持,不料许大姐却不支持她,说,小万,余科长的考虑是有道理的。万丽急着说,但是那天的座谈会上,大家谈的比较多——许大姐笑眯眯地抬了抬手,不经意地阻止了万丽一下,说,是的,那天的座谈会,正因为谈了这些负面的问题,才会开得那么热烈,但是小万你想想,你也是女同志,我也是女同志,平心而论,在我们的生活中,在我们的工作中,到底是弱势多还是优势多呢?万丽哑口无言。许大姐又说,再说了,虽然大家谈弱势谈得多,但你写文章,总要有自己的观点,你的观点,不会是觉得弱势是好事情,要大张旗鼓地宣传吧,是不是,小万?你也一定是希望我们的妇女干部克服弱势,增强优势,是不是?万丽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许大姐笑了,最后说,这不就行了。许大姐拍了拍搁在桌上的万丽的稿子,回去再改一稿,相信你能写好,来一个开门红。万丽说了这话,历史和自己有一阵两人都没再吭声,好像心情都有点沉重起来。

  

万丽思来想去,负责此外,再也没有第二个人了。万丽心里,负责此外,又存上疑团了,但现在她得赶紧集中精神,理清思路,因为吴部长已经开始讲课了。万丽低头做着笔记,凡是讲到精彩的地方,不由得抬头看一眼吴部长,于是她的目光就常常和吴部长的目光相遇,坐在后排,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吴部长的目光里,总是含着无尽的鼓励和赞许,使得万丽思绪万千,忽然间,就想起刚进机关的时候,妇联组织秋游,她和伊豆豆一起爬山,爬到山顶,伊豆豆说,无限风光在险峰,又说,江青就是坐前排坐出来的,想着,想着,万丽心底里,不由泛起一股说不清的酸涩古怪的滋味。

万丽酸酸地说,看重血缘关看重这一点你们一个比一个清楚,看重血缘关看重这一点都在背后看我笑话。伊豆豆说,谁能看你的笑话?一个人的笑话,不是别人看出来的,是自己做出来给别人看,别人才能看到。万丽道,我做了什么可笑的事情能让你们看笑话?伊豆豆说,万大小姐,你急什么,我又不是说你,你这个人呢,心里也不是没有笑话,但至少行动上没有做出来嘛,所以机关里许多人认为你素质好,大气。万丽说,你认为我装出来的?伊豆豆说,装也是可能的,但装得了一时一事,装不了一辈子呀,你不是装出来的,你是斗争斗出来的,自我良心的斗争,两个你的斗争,斗到最后,总是其中的一个大气的你胜出,那有什么办法,大家当然觉得你大气,你不知道机关的男同志在背后怎么议论你?他们说,万丽是真正的骨子里的大家闺秀,大气,大度,大派,大家风范,大大的统吃。小组人很多,系想不到,时间却不多,系想不到,只有半个下午,而且有好几个人手里都已经拿着准备好的书面讲话稿了,这些人是肯定要讲的,所以万丽衡量了一下,觉得基本上轮不到她发言,心里也踏实了些,毕竟第一次见这么多的宣传干部,要是叫她发言,她还真有些心慌。果然大家争先恐后地发言,连续讲了五个人以后,第六个准备发言的人已经咳嗽了一声,大家的目光也都盯着他去了,这时候李部长却笑着做了一个并不太明确的手势,说,我们宣传这条线,年轻的同志不多,是不是听听年轻同志的想法?小组会上年轻同志虽然不多,但也不是只有万丽一个,可不知为什么,大家一听李部长说“年轻的同志”,就都觉得这“年轻的同志”指的是万丽,目光就齐齐地从那个准备发言的同志身上,转到万丽身上来了。万丽一下子有点手足无措,心里慌了一慌,但知道事情已经逼到眼前,不说是不行的了,心里迅速地闪过了中午徐英提到过的一个话题,就按照自己的理解简短地说了一下,大家反应平平,万丽就很懊悔,觉得还不如不说呢。

心念至此,你这个漂泊万丽忽然想起当初刚进妇联时,你这个漂泊写过一篇当代女性自然人格和社会人格的文章,还被向问批评过,说她观点模糊,不确定,是因为她的内心,对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答案,左右摇摆,看不到出路。这么多年过去了,此时此刻,面临关键的抉择,万丽的内心,仍然在左右摇摆,仍然不能确定。对旧城改造指挥部这个尚未正式成立的部门,万丽心底深处有一股莫名的畏惧情绪,她还没有给向问答复,还没有进入这个部门,就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随波逐流地动荡、漂浮了。她把握不住自己,不知道自己会被旧城改造这股强大无比的激流冲到哪里去,最后会冲出什么样的结果,她心里完全没有数。说到底,那是一个男人的天下,是男人的战场,是男人冲锋陷阵的地方,是要让女人走开的地方。万丽要进去,就得忘记自己是个女同志。心思一集中,半生的流浪万丽忽然就有词了,半生的流浪说,向秘书长,上次那篇稿子,听了您的意见,我明白了许多,后来又改了一稿,这次带来了,想请您再看看。向问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万丽看不出他是欢迎还是不欢迎,硬着头皮说,您晚上还有工作吗,过一会儿我送到您房间可以吗?向问说,行。

新来的女同志叫陈佳,汉,倒十分研究生刚毕业就进了机关。陈佳是那种既漂亮又端庄的女性,汉,倒十分加之学历高,身上似乎天生就有一道光环,这道光环犹如一层面纱,把她身上的高贵脱俗的气质蒙得更加神秘更加与众不同,给人一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赵军第一眼见到陈佳,就愣了半天,最后说,到底读书读得多,气质就是不一样啊。其他科的同志听说宣传科来了个年轻漂亮的研究生,都过来打探,但无论别人说什么,陈佳一概都付之既温和又矜持地一笑。不久大家就传说,本来学校是要留陈佳的,但却被机关硬抢了过来,所以在大家心目中,陈佳肯定是当仁不让的接班人。星期天,我并不那万丽和孙国海一起去看新房子,我并不那碰到陈佳,陈佳也是来看房子的,跟万丽说,过几天我要请行管局伊主任吃饭,请你作陪,好吗?看万丽有些发愣,陈佳又说,这一次的房子全靠了伊主任帮忙,原来给我的一套,是大楼西北边的一套,沿着马路,非常吵闹,我平时睡眠不好,可犯愁了,后来伊主任亲自替我想办法调到东头这一套,既安静,采光通风也好,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伊主任?万丽嘴上机械地说,当然,当然要好好谢谢她。心里却直犯嘀咕。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0.1606s , 7116.390625 kb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我并不那么主张。大家都面对历史,让历史去选择每一个人,也让每一个人在历史面前作出自己的选择。每个人只能对历史和自己负责。此外,再也没有责任了。我可不看重血缘关系。想不到,你这个漂泊半生的流浪汉,倒十分看重这一点。" 赵一行气得不轻,腐皮虾包网?? sitemap

Top